• 中国基础教育世纪巡回报道项目由《基础教育创新》杂志策划执行,并制定编刊战略,立志为中国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服务。为此,杂志每期用重点版块,组织精干采编人员,决定与全国各省、直辖市教育主管部门合作。用4-至5年时间,决定对全国各省、直辖市的基础教育工作成就进行一次全面深度的报道。每期报道一个省或直辖市。 杂志每报道完成四个省市后,即出版《中国基础教育发展概览全书》的其中一辑。全书共八辑,每四个省编为一辑,将全面汇编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状况。全书完成后,将会是一套有关中国基础教育最全面的工具书。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基础教育创新 > 动态 >

城市少年的乡村“变形记”:感受阳光留下的印

时间:2016-11-09 09:4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当“候鸟少年”们千里迢迢赶往都市,与外出务工的父母团聚时,另一些大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却选择反向而行,趁着暑假到乡村去瞅一瞅。

    在他们当中,有的人是因为父母怀着乡愁,领着他们去乡间“忆苦思甜”;有的人则是因为对乡村生活一无所知,所以进行好奇式探访;有的甚至带着一种骨子里的优越感,希望“到贫瘠的土地上做一些事情”……不管是哪一种情况,到乡村过暑假,给这些城市少年提供了全新的生活体验。

    也许是往日的意气风发难以在陌生的环境中施展,曾经在大城市里如鱼得水的少年们在乡村不时感到手足无措,但“放养式”的单纯快乐,却也让他们对“原生态”的生活乐趣念念不忘。与此同时,城市与乡村生活的互换,也给他们的家庭上了意味深长的一堂课。

    阳光留下的“印记”

    今年8岁的朵朵是生长在广州的湖南人。南方日报记者见到朵朵时,她的妈妈刚带着她回了一趟位于湖南临武县的老家。“想让女儿看看故乡的样子,她已经不会说老家的方言了。”朵朵的妈妈如是说。

    朵朵的妈妈一直信奉“放养式”教育,一有时间,她就会带上朵朵,逃离城市里冰冷的钢筋水泥丛林,去田野、去农场、去海边,感受大自然最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回临武县的5个小时车程里,路上的田野、稻谷、池塘,成群结队的鸡鸭牛,让朵朵一直叽叽喳喳,兴奋不已。她拿起手中的相机,啪啪啪地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快看,大黄牛,我害怕!”车子刚进入临武县,看到一群黄牛的朵朵吓得直往朵妈的怀里钻。当天她穿着红色短袖T恤衫,她想起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,牛见到红色的东西会兴奋,可能还会用牛角攻击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让朵朵的妈妈吓了一跳。她带着女儿下了车,决定在这里给女儿上一课。

    “不怕,看妈妈和牛牛做朋友。”看见女儿一直往后退,朵朵的妈妈一边耐心地劝说,一边抚摸着一头老黄牛的牛背,给女儿做榜样。在妈妈的鼓励下,朵朵壮着胆子,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过去,战战兢兢地用手指碰了一下那头老黄牛。

    黄牛的温顺让朵朵变得愈发大胆,她执拗地要和老黄牛拍照,就连老黄牛伸舌头要添她的手的时候,她也显得十分淡定。她得意地说:“牛身上可舒服了,摸着很软。”

    性格开朗的朵朵到达农村后,一刻都坐不住,才到姥姥家,就和邻家小伙伴小胖一起上后山摘野果子。山上的一切对朵朵来说都是新鲜的:从没有见过的、五颜六色的野花,比自己还要高的野草,还有蝴蝶、蜻蜓,以及有手指那么粗的蚱蜢。朵朵把小胖抓来的蚱蜢放在手里玩了好一会儿,才把它放归草丛。

    玩了一会儿,朵朵口渴了,问小胖哪有卖汽水的地方。小胖扑哧地笑了,递给朵朵一个在路边摘的紫色果子。“这个能吃?”朵朵歪着头半信半疑,小心地咬了一口,发现挺好吃。鲜甜的深色果汁把朵朵整个手指和嘴巴都染成了紫红色。两人笑着打闹到太阳快下山了,才往家里赶。

    在县城里,没有高楼大厦,只有低矮的平房,窗外没有整晚闪烁的霓虹灯,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。人们习惯了早睡早起,鸡鸣而起,日落而息。这些质朴原始的生活习惯,起初让在广州生活了8年的朵朵很难适应。每天早晨,走街串巷的小商贩挑着担子叫卖的声音,总是吵得朵朵捂耳朵。

    然而,朵朵很快就变得入乡随俗,跟着小胖一起完全融入了乡村生活:爬树、抓鱼、赶鸡。在满地都是纸巾的米粉店,朵朵一开始觉得“很脏”,现在也能像村里其他人那样,每天早起去吃一碗热腾腾的米粉。

    每到下午,她就会换上带来的小泳衣,和小胖一起到小溪里游泳,溪里的吸盘鱼、光亮的石头成了他们的“玩具”。玩累了就去爬树,坐在枝桠上看远处的田园风光。“很漂亮,在广州看不到。”朵朵骄傲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她爬树的速度丝毫不输给村里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尽管在乡下只待了10来天,但不搽防晒霜、不拘小节、光着脚丫在田埂上奔跑的日子,还是一下子让朵朵黑了不少,尤其是在后背上晒出“斜十字”的痕迹,那是游泳衣的带子在阳光下留给她的“乡村印记”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在老家玩得十分尽兴,朵朵的妈妈觉得很满足。“体验乡村生活,对城里的孩子来说其实是一种天性的释放,也是一种崇尚自然的生活方式的回归。”

    

    种番薯的广州仔

    7月初,广州仔林洪(化名)度过了11岁生日。今年,林洪的生日愿望与往年不同——他希望妈妈能带他到乡下去,体验一回“变形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,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,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;如果有一天,我无力前行,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;如果我问你什么,你是否想到妈妈梦中的惊起;如果那是一个你不熟悉的家,你会不会把善良当作路牌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在省一级小学可以考入全年级前三名的“小学霸”,能大段大段地背下电视真人秀节目《变形计》的片花台词,经常边看节目边掉眼泪。他也想去一次乡下,“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苦”。

    禁不住儿子的恳求,林洪的母亲替儿子报名参加了由某社会机构组织的“乡村体验生活”活动。她说希望通过这个活动,能让儿子这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仔“生性”(粤语,懂事的意思)。

    7月19日,经过5个小时山路的颠簸后,林洪和其他7位小朋友于当天中午来到了韶关市乳源县大布镇钨莲村。通过分组,林洪被安排住在村里的陈婆婆家。

    陈婆婆家现在有5口人,除了老两口,还有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,儿子和媳妇在佛山打工,做的是垃圾回收的工作,每年过年才回来一次。

    “墙壁是用泥糊的,家里没有窗,屋里很暗,墙壁上还有好多裂缝。”这是林洪第一次住在乡下的泥砖房里,房间里只有几件简陋的家具,5个人挤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在出发去钨莲镇之前,妈妈就给林洪打过“预防针”:乡下的生活和广州不一样,可能会很艰苦。当时林洪还不以为然,以为是妈妈和电视节目都是在夸大其词吓唬自己。他没想到,这破旧的泥砖房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在村子里度过的第一天早上,林洪5点多就得起床,在睡眼惺忪间,他第一次知道了烧水还要用柴火,这让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小少爷大吃一惊。烧完水,陈婆婆的孙子建华又焦急地拉着林洪去田里种番薯。

    太阳很快就升上来了。烈日之下,林洪的衣服不到半小时就全都湿透了,汗水一滴滴地落在田垄里。从不懂拿铁锹,到学会插番薯苗,他一共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。“种番薯要先挖个坑,再把番薯苗放进去,用土把坑填上,最关键的是要用铁锹把土压实。”林洪总结说,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但当天的午饭却又一次深深地打击了他。原先以为“起码有点青菜吃”的林洪,没想到饭桌中间只有一盘油豆腐。不过,干了半天农活的林浩倒也顾不上太多,胃口甚至比在广州时还好。

    在乡下的日子,林洪最喜欢做的事是喂鸡和扫鸡粪。“我以前的玩具就是魔方和变形金刚,我只在市场里见过活鸡。”但在陈婆婆家,他每天都能追着鸡满山跑。“有时它们不跑了,我就可以慢慢蹲下来,摸摸它们的羽毛,很舒服”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几天,但种番薯的经历却让林洪体会到什么叫“粒粒皆辛苦”。而在养鸡过程中获得的乐趣,反倒让他回到广州后不愿意再吃鸡。

    “他从乡下回来以后,多少还是改变了。”儿子的变化全都被妈妈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“他现在脾气好一点了,以前很犟,现在不会随便发脾气”,“如果他通过这次的乡下生活体验,能学会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,我们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去钨莲村的生活,让林洪也产生了自己的想法。“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乡下的生活,我都不相信真的有这么苦,这次去了才知道是真的。”临走时,他把自己的地址留给了建华。“我让他给我写信,告诉我缺什么,我会让妈妈寄过去。”林洪还有一个愿望,“要是他也可以来广州的话,我会请他来我家里住,和我一起上课、下课!”

     不一样的世界

    今年暑假,来到大布镇钨莲村参加“公益游”活动的,还有刚结束中考的15岁女孩李丽(化名)。

    就在两周前,李丽说,她第一次真实地体会到书本上读过的“乡村生活”。抵达当地学校时,面对着简陋的三层教学楼,李丽差点以为那是一间已经废弃的校舍。“但上课的时候,那些孩子特别专注,那种眼神会让别人不敢不认真”。

    在课后游戏时,她随便给孩子们说了几个新词语,但他们一脸茫然,于是不断地向她提问,让她把词语写在本子上。“以前在广州我也做过家教,但城里的孩子都是‘水过鸭背’,不求甚解,就想着快点上完课去玩、去看电视。”李丽说,“乡下的孩子明显刻苦很多。”

    地域的差别还体现在孩子们的“爱好”上。李丽告诉记者,在志愿者为当地的留守儿童播放美国大片《变形金刚4》时,孩子们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。“我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看的时候,大家都看得很认真;但是,在村子里放电影的时候,孩子们对零食的兴趣,远大于对银幕上那些新奇的机器人。”

    在单纯的乡下,李丽发现虽然没有手机玩,做不了“低头族”,但生活本身就充满欢乐。“特别是这里的人都很淳朴,对客人超级热情,对待我们就像是过来串门的远亲一样,而这样的事在城市里是很少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李丽会在给孩子们说说广州和外面的世界,但她称自己“不敢说太多”,害怕自己是在“炫耀”,会给孩子们带来伤害。

    “但不说也不行,如果不了解外面,他们就难以走出去。”李丽说,她能做的,就只能是顺带也说一下外面的“无奈”,让他们了解每个人生活的世界都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美好的生活值得人去争取和奋斗。

    13岁的阿鸣(化名)今年已经是第3次参加“公益游”活动了。在他眼里,乡村里的孩子简单而快乐,“很听话、很乖,也很乐观、开朗”。“我们为他们的生活环境感到难过的时候,他们自己却觉得过得挺好的。能吃上一顿肉、吃一根冰棍,都会开心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每次“公益游”都是去不同的地方,但阿鸣感觉,这些乡村里的同龄人对待城里来的小伙伴越来越热情,虽然偶尔也会有一点害羞,但彼此熟络的时间越来越短。“可能是因为他们现在也有电视看了。”阿鸣猜测说。

    阿鸣有个小心愿,希望自己能在一些权威的志愿服务队帮助下,建立一个少年志愿者小分队。“找些作文写得特别好的,愿意与他人交朋友的,组织一个书信志愿服务队,和山里小伙伴写信来往,让他们多知道我们的事情,也许将来我们还能一起读大学呢!”

    “一天助学、一天体验”是某社会机构组织的山区助学“公益游”的主要活动内容。该机构有关负责人表示:“很多组织去山区做完公益,拍拍照就回来了,小孩子也不会得到多大的启发。而我们更希望,他们可以通过和山区孩子的交往,了解不一样的世界,体验得更加深入一点。”

    据了解,现在越来越多的父母也会陪伴着孩子一起参加这样的“公益游”。一位在政府机关工作、曾经带着11岁女儿“暑期下乡”的母亲,深有感触地说,她过去对“候鸟少年”的暑期迁徙并不理解,小区附近突然涌入那么多陌生的孩子,这让她一度感到有些不自在,甚至觉得城市的容量已经难以承载。但是一次“公益游”改变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在农村接触过那些留守儿童,所以每次看见他们在城里的网吧疯玩的情景,我就特别揪心。”她说,人们应该为这些长期不在父母身边成长的孩子创造条件,让他们尽可能地得到关爱,也能和其他孩子一样享受公园、博物馆、图书馆的福利。“不管是本地孩子,还是‘候鸟少年’,他们都应该拥有一片自由飞翔的天空!”

相关文章

中国基础教育世纪巡回报道”项目由《基础教育创新》杂志策划执行,并制定编刊战略,立志为中国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服务。为此,杂志每期用重点版块,组织精干采编人员,决定与全国各省、直辖市教育主管部门合作。用4-至5年时间,决定对全国各省、直辖市的基础教育工作成就进行一次全面深度的报道。每期报道一个省或直辖市。 杂志每报道完成四个省市后,即编辑出版《中国基础教育发展概览全书》的其中一辑。全书共八辑,每四个省编为一辑,将全面汇编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状况。全书完成后,将会是一套有关中国基础教育最全面的工具书。[详细]